新闻资讯

宠物医院、婚丧嫁娶……很多东西一旦涉及到爱

发布时间:2021-03-06 02:08  作者:真人游戏

  前几天樊晓花家的狗病了,主要症状是以前能吃一个馒头就鸡肝,现在只能吃半个,她觉得天塌了。赶紧抱着去最贵的宠物医院看,医生说,牙齿不好,咀嚼能力受到影响,进而影响消化系统。要不要搞个洁齿包年?樊晓花二话不说就包了张卡,之后才是追溯那半个馒头的各项常规检查,这一趟花了不到2万。

  事后我问樊晓花在刷卡那一刻的感受,手抖不抖,心颤不颤,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好好的一棵韭菜嗡的一下就变成了韭菜花。她说没有。她说她去之前就做好了挨宰的心理建设,坚定的打算就算不吃不喝也要扛起宠物医院即将挥下的大刀。如果她不花这钱,恐怕以后再也不会唱《爱的供养》了。

  宠物医院的贵不知被网友吐槽了多少年,但价格依旧坚挺。他们的逻辑好像是,先把客户关进笼,后面要怎么溜才能抠出更多钱慢慢研究就好了。渠道决定规则,客户不决定,那客户就只是韭菜根。这也不难理解,人看病的多,医疗设备及资源可以形成集中管理,但宠物看病相对小众,医疗设备的成本费用无法均摊到多个病例的宠物主人身上,一个宠物主人往往要独立承担一次开机费用。

  另外,给不给宠物看病,完全取决于饲主个人的价值判断。对人来说,现在养宠物更多是为了陪伴,陪伴无价,但获得这种陪伴有代价。当宠物主人一脚踏进宠物医院的时候,就意味着愿意为宠物的寿命健康掏钱了。

  宠物领域似乎总是蕴藏着好生意。不管是宠物医疗还是宠物食品。数据显示,今年我国宠物市场的规模远超2400亿元,一线、二线城市是宠物消费的主力战场,非一线、二线城市宠物消费市场更是潜力巨大。宠物医疗仅次于宠物食品的第二大核心产业,这个年轻的市场还在扩张之中。其中的价格水分或许会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而挤掉一些。但要知道,供需是经济学的基础。经济学研究的是一个社会如何利用稀缺的资源生产有价值的商品,并将他们在不同的个体之间进行分配。以供需为基础向外延伸,就有了卖方和买方。不同人群对同一商品的需求强烈程度是不同的,同一个人在不同状态下对同一商品也会产生非常差异化的需求程度。而宠物主人在抱着奄奄一息的宠物踏进宠物医院那一刻的时候,这种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达到顶峰,相比于价格,他们更关注宠物能否恢复健康。

  “孝”是中华传统文化和美德之一,也是殡葬行业在我国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基础,每个生者都希望尽最大的能力给逝者一个安息。之前听说骨灰盒的价格都开始胡说八道了。似乎买了天价骨灰盒的就是大孝子,即使在坟头蹦迪也能功过相抵。为了让价格显得合理,骨灰盒老板们开始聊文化、讲因果,说是买了天价骨灰盒能获得后世的福报。欺骗虽然不对,但确实有用。锦鲤这东西,阴间阳间都一样,图的就是一个小本万利。既然“万利”,花点钱也是值得的,买个安心。

  按理说,需求都是可以被价格影响的,这就是我们说的“需求价格弹性”。价格通常是影响交易成败的重要因素,同时又是市场营销组合中最难以确定的因素。但在这一领域,似乎不全是这样。殡葬业喜欢给用户当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只能算是常规操作,毕竟很多人对这个也不懂,而且最后一次尽孝,也愿意花钱。这么看,也就不算趁人之危。就算哪天老板们端出来个天价鞋盒子,只要有说头儿,都不意外。

  殡仪馆是阳间和冥界的中间地界,冥界专属金融街,地府华尔街。看看每天输送到地府的十亿,百亿,千亿的巨额冥币,一张接一张的烧,誓要掌握地府经济命门。

  殡葬业有多暴利,一个纸扎房子,就要卖到上百上千元并且,这往往是明码标价,不能砍价,而消费者一般也不会去砍价,毕竟这些商品有特别的意义,砍价也不太好。现在的墓地售价,还是分水平的,“平民区”、“富人区”、“小别墅”等。一个几平米墓地的价格,说不定就有十几万、几十万,甚至百万都有可能。

  产品的定价策略的核心是获取利润。通过需求价格弹性的分析,对供需关系变化的深入了解,商家可以用价格的变动影响商品的销售,进而获取更大的收益。定价策略的目的不一定是薄利多销,也不一定是高利少销,而是总体。

  站在情感的道德制高点上的生意是不是个好生意?从报表上的盈利率来看,似乎是的。那种依赖羁绊思念的价值是难以计算的。由于不是高频次业务,所以单个业务价格就会相对较高,商家在总体上实现盈利预期。


真人游戏